在代理协议上落下最后一笔,郁红豆回头攀上身后的男人,“南笙,以后公司就拜托你了。”

  父亲要她学管理,她却偷偷念了设计。现在公司濒临破产,父亲重病住院,她实在是一筹莫展。

  幸好,她有个好男朋友。

  娇艳如花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瑕疵,秋水盈盈的双眸中盛满信任和期待。

  费南笙的手顺着她的脸颊缓缓往下,墨色的深瞳中涌动着让人看不清的暗流,“那你要怎么谢我?”

  沙哑低沉的嗓音,透着说不清的魅惑。

  郁红豆踮起脚尖,轻轻咬住他纤薄的唇,“你想我怎么谢,我就怎么谢!”

  她想,等融资成功,等公司的情况好转,他们就立刻结婚。

  强强结合的联姻,家人应该不会反对。

  何况,他们是真爱!

  低吟、喘 息……

  掐着时间,瞥见办公室的磨砂玻璃外影影绰绰透出那个人的身影,费南笙托起郁红豆,将她重重的抵在门上。

  柔软的后背撞在坚硬冰冷的玻璃门,骨裂的疼痛激得郁红豆一阵颤栗,“啊!南笙,好痛……”

  “痛?”所有耐性随着那个身影出现消失殆尽,费南笙的晦暗的眸子里翻涌着无边的恨意。

  他用力的挺身,仿佛要将她刺穿,“郁正华要是知道你把公司卖给我,他会不会痛?”

  熟悉的声音,陌生的语气,那似讥诮带着嘲讽的表情,郁红豆一怔,“你胡说什么呢?”

  她只是授权给他办理融资贷款的相关事宜,什么时候说要把公司卖给他?郁正华是她的父亲,是他未来的岳父,他怎么可以直呼其名?

  “郁正华看到你在我身下放荡的样子,他会不会气死?”

  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感觉到他的状态不对,郁红豆挣扎着想要推开他,迎来的却是新一轮的撞击,“别、南笙,不要这样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不要?你在国外就爬上我的床,现在说不要?你在图书馆坐在我腿上的时候,怎么不说不要?浪成那样,也好意思喊不要?你跟你那个病痨鬼父亲一样虚伪、下贱!”

  收到有人收购公司的消息,郁正华不费医生的阻拦赶过来,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一幕。

  心痛到无法呼吸!

  他的公司,他的宝贝女儿,都要毁在这个人手里了吗?

  他想要推开门,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下倒。

  “哐当!”

  花盆落地的脆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。

  郁红豆一转头就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扶着花架软绵绵的倒了下去,“爸——”

  即使隔着磨砂玻璃,她也一眼认出。那是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,应该在医院养病的郁正华。

  这么容易就达到目的,实在太没挑战。费南笙失了兴趣,犹如破布娃娃般将她丢开。

  郁红豆顾不上他的讥讽,慌张的拉开门冲出去将郁正华扶坐起来,抚着胸口帮他顺气,“爸,你怎么样了?爸,你别吓我啊……”

  幸好衣服没脱,幸好她今天穿了裙子。

  她的声音颤抖着,眼泪扑扑簌簌的往下掉。羞愧、狼狈涌在心头,她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可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父亲的命更重要。

  “南笙,别开玩笑了。快帮我打120,我父亲不行了。”

  郁正华的目光已经开始溃散,他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,仅凭着直觉死死抓着她的手,让她无法抽身。

  拉上拉链,整理好衣服,他还是那个英俊无双的南笙。只是曾经温柔的脸上,只剩下阴鸷和冷漠,“我从来没跟你开玩笑。”

  他拿起桌上的文件,迈着笔直的长腿,准备离开。

  就算再蠢,也看出他落在父亲身上的目光里填满仇恨。

  红豆拽住他的裤腿,“南笙,我不知道你跟我爸之间有什么过节,但我爱你,是真的。求求你、求求你看在我们过去三年的份上,救救他,好不好……”

鲜花
100书币
掌声
388书币
钻戒
588书币
游轮
888书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