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,寂静如水。

  厨房的玻璃门,映出女人清爽精致的五官,细若凝脂的肌肤上带着水汽蒸腾后的自然红晕。微润的卷发顺肩垂下,透着几分慵懒妩媚。

  “以色侍人?”

  康小咪勾着嘴角,似自嘲、似讥诮,眸底一片冰凉。

  端起桌上那碗鲜靓的鱼汤,温热的烟火气透过骨瓷碗传到指尖,让她浮躁的心坚定起来。

  书房里灯火通明,戴斯琛还在电脑前办公。

  听到开门的声音,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  “出去。”

  冰冷的两个字,不容置喙。

  康小咪的笑意在脸上一凝,想起今天康悠说的那些话,旋即又恢复如常。

  “你最近经常熬夜,我给你熬了五彩荞菜鱼片汤。”她舀一勺汤,小心吹凉,送到他嘴边。

  但立刻,戴斯琛便将Boss椅往旁边一滑,拉开距离。

  避如蛇蝎,不过如此!

  康小咪的手僵在半空,冰冷的瓷勺瞬间变得滚烫无比,灼得她想要松手。

  她狠狠的咬牙,装作没有看出他的抗拒,“一点不烫,你尝一口。”

  勺子再次送过来的时候,戴斯琛终于抬眸。

  冰冷的目光如一把锋利的手术刀,从她身上扫过。

  浅紫色真丝吊带睡裙,露着大片白皙光洁的肌肤,微微俯下的身体,沟壑若隐若现。

  沐浴之后的清香散开,转眼就幽幽笼罩在两人周围。

  戴斯琛的眸色微深,呼吸中似暗藏着一丝火气,“滚。”

  康小咪的心,就像被人泼了一瓶浓硫酸,疼得滋滋冒烟。

  她“砰”的放下碗,“戴斯琛,我们是夫妻。”

  她也是被人捧在掌心长大的公主,她也有她的骄傲和尊严!

  雪白的汤汁溅起,落在文件上,转眼便晕开一团。

  戴斯琛瞳孔微缩,瞬间翻涌出滚滚的墨浪。

  “我看你是欠操!”

  他“腾”的站起来,一抬手就将她推倒在书桌上,欺身而上。

  等康小咪反应过来,整个人已经被戴斯琛压在书桌上,柔软的后背硌在坚硬的文件盒上,生疼。

  可身疼远不及心疼,她咬着唇,死死的盯着他,“这是夫妻义务。”

  “那也得看你受不受得住!”

  他的目光那么深沉,沉得好像一座冰山落下来,会将她砸死。

  康小咪被惊得一愣。

  就在她走神的一秒,戴斯琛灼热的大掌已经探入裙底,粗粝的手指勾住她的裤边狠狠一拽。

  身下一凉,康小咪本能的想要收紧双腿,座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这是戴斯琛的专线,打来的必然是找他的。

  “你信不信,我一个电话,就能让他离开?”康悠的话,如鬼魅般闪过脑海,康小咪瞬间一个激灵。

  等反应过来,双腿已经勾在戴斯琛的腰上。

  而戴斯琛,唇角勾着一丝讥诮,似嘲弄般看着她。

  唇角咬到泛白,康小咪一梗脖子,“受不受得住,要试过才知道。”

  戴斯琛的眼神,更冷了。

  但他没有去接那个电话,只是入侵之后,像蓄意报复般,每一下都冲撞得格外用力。

  后背被摩擦得火辣辣的疼,康小咪感觉自己犹如一叶扁舟,随时会被风暴拦腰斩断。

  就在她快要撑不住晕过去的时候,座机终于安静了。

  她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,戴斯琛的手机又响起来。

  这么执着的电话,是个人都会想到急事。

  感觉戴斯琛的目光朝手机屏幕看去,康悠的心一紧。

  “你就这点本事?”

  她强忍疼痛,浅浅一笑,眸底尽是戏谑。

  犹如被忤了逆鳞,戴斯琛墨色的深瞳中翻涌起嗜血的冷意。

  贯穿的疼痛袭来,康小咪颤栗的冒着冷汗,紧紧的勾住戴斯琛的脖子,“我和你,不死不休!”

鲜花
100书币
掌声
388书币
钻戒
588书币
游轮
888书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