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哥,妈的医药费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想到办法了。”

 “我在红浪漫按摩房找到了一个兼职,很快就能把钱凑齐。”

 “你就放心吧!”

 看着手机上妹妹发来的短信,岳不凡的身躯陡然一颤。

 等等,妹妹说她这是去哪儿了?

 红浪漫按摩房!

 难道妹妹她……是想卖身挣钱给母亲治病。

 “啪嗒!”

 岳不凡的手机掉落在地上。

 母亲肾病在即,需要二十万做换肾手术。

 岳不凡求助丈母娘一家人无果,反被羞辱一番。

 打电话给妻子没接,让人毫无头绪。

 而现如今,看到这个消息,岳不凡更是临近崩溃。

 这傻孩子,怎么能做出这种傻事啊!

 岳不凡直接呆住。

 可转瞬间,取而代之的便是无尽的自责和愧疚。

 如果不是自己给人家当上门女婿,没本事,妹妹也不会这样吧?

 如果自己有本事,母亲也能有救命钱。

 想到这些,岳不凡不禁鼻头一酸,眼泪不断从眼角滑落出来。

 他颤颤巍巍的捡起手机,发了疯似的朝按摩房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 为什么,为什么自己没本事,却要让妹妹承担后果?!

 岳不凡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 婉瑜,婉瑜,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啊!

 等我,一定要等我!

 …………

 红浪漫按摩房。

 一名穿着豹纹,彪悍的中年女人,和两名一身肥膘的中年男人,正用贪婪的目光,打量面前的女孩。

 女孩皮肤白皙,单纯稚嫩,明显还是一个学生。

 而此时的她,双手被一双手铐锁在身后。

 身上的衣服,被换成了令人羞耻的兔女郎。

 豹纹女笑呵呵的模样,点燃了一支香烟:“这丫头找我,说想做兼职赚二十万,给她妈做换肾手术。”

 “小丫头挺好骗的,我直接给她灌了迷药迷晕了。”

 “从今以后她就能为我所用,给我挣钱了。”

 旁边,一个格子衫男人笑笑:“王姐,你这是不打算给这丫头二十万了?”

 “二十万?她以为她的比是金子做的吗?再金贵也不可能值二十万吧,我也就是骗骗她而已,她还真信了。”豹纹女一脸不屑。

 格子衫男人满眼贪婪:“这种不经世事的小丫头就是好骗。”

 “这样吧王姐,我给你一万块,你把她送给我先享受享受。”

 “我顺便帮你调教一下,以后也好接客!”

 另外一个纹身男也赶紧说:“王姐,我也给你一万,让我也试试。”

 “我还没尝过这么水灵,这么干净的小姑娘呢!”

 ”瞧瞧她这水嫩模样,我要使劲睡她,让她一个月下不了床。”

 格子衫和纹身男说着说着,十分兴奋,下半身也起了反应。

 豹纹女捂嘴笑:“行,那咱们说好了,你们一人给一万,这丫头今天就属于你们了。”

 纹身男和格子衫两人不由对视一眼。

 格子衫问:“咱们俩都出了一万块钱,谁先来享受这小丫头?”

 两人一时间有些犯了难。

 豹纹女耸耸肩:“你们是不是蠢?两个人一起上,双飞不行吗?”

 “这种事情,你们干的还少吗?”

 “反正这小丫头还是个雏儿,上面下面都是第一次。”

 “另外,我里屋还放着一些蜡烛和皮鞭,今天她都是属于你们的,你们俩慢慢玩儿,给我把她好好调教调教。”

 格子衫和纹身男对视一眼,同时邪恶的笑了起来。

 要论调教这方面,他们可是老手!

 格子衫竖起大拇指:“放心吧王姐,给我们俩一天时间,绝对把这小丫头给你调教的服服帖帖。”

 豹纹女白了一眼,耸耸肩嘱咐:“我告诉你们啊,这小丫头,和我按摩房调教过的那些大学生可不一样。”

 “那些被我调教过的大学生们可会伺候人了。但这小丫头还是个雏儿,玩儿起来肯定比较生僻。”

 “不过,好处就在于,给你们的感觉会不一样。”

 格子衫笑了起来:“我就喜欢这种雏儿呢,听见她们的叫声,我就兴奋。”

 豹纹女起身走进里面的隔间:“行了,我去给你们拿蜡烛和鞭子,你们抓抓紧,待会儿这小丫头就醒了。”

 不多时,豹纹女便将蜡烛和小皮鞭都给拿了过来。

 而这个时候,双手被铐在身后的女孩,也渐渐苏醒。

 “哎哟,小丫头醒了啊!”

 格子衫和纹身男不但没有丝毫紧张,反而开始异常兴奋。

 女孩意识开始清醒。

 当她发现自己身上被换上了一套兔女郎装扮,而两个猥琐的大叔拿着皮鞭和蜡烛,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时,不免有些惶恐不安起来。

 “你,你们是谁?你们想干什么?”

 女孩满脸惊恐,奋力挣扎。

 可任凭她如何扭动,却不能撼动那手铐分毫。

 “别挣扎了,这是我找专人定制的,没有钥匙绝对打不开。”

 “待会儿我再给你栓上一条狗链子,你就好好陪我们玩儿吧!”

 格子衫嘿嘿坏笑起来,点燃了蜡烛。

 高温的烛油直接滴在了女孩的身上。

 “啊!!”

 女孩疼的浑身颤抖。

 她奋力的挣扎,手腕却被手铐铐住,勒出一条血痕。

 与此同时,女孩声嘶力竭的大喊:“王姐,王姐。”

 这时,豹纹女从里屋走出来。

 女孩以为自己得救了!

 然而,豹纹女给她的却是一个冷漠的表情:“你们俩悠着点,别把这嫩货玩儿死了,我还得靠她挣钱呢!”

 说完,豹纹女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 女孩彻底懵了。

 她这才意识到,自己被骗了,自己这是被豹纹女给骗了啊!

 根本没有二十万,根本不能挣大钱,她不过是想骗自己,把自己囚禁在这里,出卖身体给他们挣钱而已。

 女孩浑身颤抖,脸上写满了恐惧。

 “不要,不要,你们不要过来!”

 “小丫头,性子还他妈挺烈啊!我就喜欢你这样的,调教起来,才更加有成就感。”

 格子衫猥琐的笑着,拿起皮鞭,伸手朝女孩摸了过去。

 绝望!

 悔恨!

 此时的女孩,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来救救自己啊…

 “妈妈,哥哥,我好害怕,我好害怕啊!”

 纹身男蹲下身子,猥琐的看着女孩:“你妈妈不会来救你,你哥哥也不会来救你了。”

 “一个逼的自己妹妹出去卖身赚钱的哥哥,能是个什么好东西?”

 “你放心吧,叔叔会对你尽量温柔一点的,虽然会有点痛,但能忍。”

 纹身男笑眯眯的伸手过去挑起女孩的下巴。

 “啊!!”

 突然,纹身男发出一声惨叫。

 女孩一口咬在了纹身男的手指上。

 “啪!”

 纹身男反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女孩的脸上,怒骂:“去尼玛的,都出来卖了,还装什么清纯?”

 “你他妈的还敢咬我?今天老子非要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不可。”

 “拿来!!”

 纹身男从格子衫手中一把将皮鞭夺了过来。

 “啪!”

 下一刻,皮鞭狠狠的抽在了女孩身上。

 一道紫红的血印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来。

 “啊!”

 女孩疼的脸色一白,浑身上下的冷汗都冒出来了。

 “别打我,我求求你们,别打我……”

 “啪!”

 女孩苦苦哀求。

 然而,纹身男再次狠狠一鞭子抽在了女孩的身上。

 “你他妈的再咬我啊?今天我非要抽死你不可。”

 女孩一边流着泪,一边痛苦的咬紧牙关,眼中满是绝望:

 “别用鞭子打我,别用蜡烛烫我,我好疼,我好疼啊……谁能来救救我……”

 格子衫听着女孩痛苦的声音,解开了自己的皮带:“呵呵,救你?谁都没办法救你。”

 “你妈是个病秧子,你哥是个废物,让自己妹妹出来卖,你凭什么指望他来救你?”

 “他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这儿。”

“老子马上就上了你。”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鲜花
100书币
掌声
388书币
钻戒
588书币
游轮
888书币

排行榜

更多»
  • 一拳战神
    [都市]
    十五年前,他是豪门弃子,流落街头,一个小女孩把自己的糖果送给他。 十五年后,他是东方第一战神,权财无双! 王者归来,甘当大龄上门女婿,只为那一颗糖果的恩情,当我牵起你的手时,这天下,无人再敢欺负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