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嫣,小嫣放心,有哥哥在,不会有事的!”

 “小嫣,小嫣……”

 临江市第二人民医院病房里,许远从梦中惊醒。

 此刻,手中三十万的手术缴费单,被掌心的汗水浸透。

 看着躺在病床生命垂危到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妹妹,许远长出口气。

 他从记事起,便与妹妹寄居在叔叔家,三年前,婶婶为图十万块钱,逼着他入赘到了叶家。

 之后,许远过上连狗都不如的生活,几乎包揽叶家所有的脏活累活。

 导致的结果就是,没时间出去赚钱,而今妹妹病重,半毛都拿不出来。

 医院方面已经下达最后的通碟,如果在今天晚上七点前还拿不出手术费,就赶妹妹出去。

 此刻,许远心急如焚,无奈之下的他,打电话给叔叔,然而那头,是婶婶接了电话。

 “喂,叔叔,妹妹她……”

 “你给我闭嘴,你现在是叶家的女婿,有什么找叶家去,打电话给我们干嘛。”

 “我们家养你十几年,算是够了。”

 呵斥几声,婶婶挂断电话。

 许远手一松,手机掉落在地却浑然不觉,整个人陷入绝望中。

 妹妹的病已经不能再耽搁,难不成真要去求岳父岳母,可他们……

 正想着,病房门推开,岳母李春梅跨着高傲的步子走了进来。

 “妈……!”

 尽管在叶家受尽屈辱,许远还是下意识的叫出口。

 李春梅来到病床边,坐下来从包里取出张银行卡递给许远“这里面有五十万,拿去。”

 “啊……五十万!”

 许远嘴巴张圆,惊的无语。

 因为在固有认知里,苛刻冷漠的李春梅,别说五十万,平时五十块钱都不可能给他。

 许远没有立即去接卡,而是反问“妈,这卡里的钱……”

 李春梅随手将银行卡放在旁边桌子,拿出叠合同摊开道“拿了钱,就做你该做的事,签字吧!”

 一头雾水的许远忍不住问道“这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要让我签字?”

 李春梅皱出一脸的不耐烦道“这五十万,是我从银行里贷的款,记在你名下,当然需要你签字。”

 “贷款?”

 许远什么都不去管,他只知道现在很需要钱,至于怎样还,都是后事,于是拿起笔签下字。

 当许远收笔的刹那,李春梅嘴角勾起抹实质性的狡黠笑容。

 “许远,好好照顾你妹妹,这贷款条约我帮你保管着,家里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 李春梅颇有些着急的将一叠白纸黑字的条约装进包里,转身离开。

 尽管意识到岳母李春梅今天的举动和态度有些反常,许远还是没有多想,拿过卡后去医院缴费处缴纳手术费。

 然而,许远来到缴费窗口刷卡的时候,却被告知卡里根本没余额。

 “怎么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 许远顿觉身软,绝望至极,想到还躺在病床的妹妹,他无奈之下拨通李春梅电话。

 然而,对方无人接听。

 “这……”

 一股不详的预感开始肆意蔓延,许远快步奔回病房,病房里空无一人。

 “小嫣,小嫣!”

 许远惊恐,呼喊着冲向护士站,发疯似的吼问“妹妹呢,我妹妹呢。”

 一护士回答“你妹妹在手术室。”

 “作手术!”

 “可,可我钱还没交啊。”

 许远疑惑。

 护士摇头道“准确的来说,是移植手术,把你妹妹的肾脏移植给其他人。”

鲜花
100书币
掌声
388书币
钻戒
588书币
游轮
888书币

排行榜

更多»
  • 一拳战神
    [都市]
    十五年前,他是豪门弃子,流落街头,一个小女孩把自己的糖果送给他。 十五年后,他是东方第一战神,权财无双! 王者归来,甘当大龄上门女婿,只为那一颗糖果的恩情,当我牵起你的手时,这天下,无人再敢欺负你。